首页 快讯正文

电银付pos机(dianyinzhifu.com):中国足球:走过“最特殊”赛季 迎来“最严肃”新政

约稿员 快讯 2020-12-22 19 0

2020年,中国足球走过极为特殊的一年。受疫情影响,中超联赛首次执行赛会制,三个月完成20轮超麋集赛程,再加之中超四强远赴多哈“历险”亚冠,中国足球走过职业化以来“最特殊”的赛季。

同样受疫情影响,职业足球俱乐部生计面临险境。疫情催化下,中国足球在年终“壮士断腕”:极大限制球队球员薪资,坚决去除俱乐部企业化名号,用“最严肃”的新政力图捅破中国足球的泡沫。

  艰难重启

  作为中国职业足球最顶尖赛事,原计划2月22日开打的中超联赛经由多种复赛方案频频研判,直至7月25日才艰难重启。在防疫为先的政策准绳下,中超联赛履历种种“变身”。

  好比,由主客场制变为赛会制,16支球队分组在苏州、大连参赛,仅第一阶段小组赛就需要66天完成112场比拼;竞赛规则有别于以往的积分制,第一阶段积分并不带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多轮淘汰赛之间也并无积分关联。

  为了重启赛事,中超制订了相当严酷的防疫方案:设置绝对的蓝色封锁区域,封锁区域所有职员每月举行抗体检测、每周举行核酸检测,每支球队设立疫情预防联络员,所有快递物品消杀后由专门的管家分发,球员一次防疫违纪就将脱离赛区……

  近乎严苛的防疫制度为联赛重启保驾护航,但高强度、超麋集赛程对长达数月只能在“防疫闭环”中流动的球员带来了体能和心理上亘古未有的压力,这不仅显示为后期多数球队“伤兵满营”,球员场上情绪失控的冲突局势也频仍泛起。

  受疫情影响,本土裁判负担了本赛季绝大多数场次执裁,但就点球、红黄牌、VAR介入等判罚尺度多次引发争议,中国足协坦言本土裁判整体执法水平与国际高水平裁判相比有一定差距,后期约请两名韩国籍裁判执法了半决赛、决赛、保级战、附加赛等多个要害场次,争议之声才逐渐削减。

  由于不再是积分决议输赢,本赛季泛起了许多看似“难以想象”的效果,小组赛14轮未尝胜绩、缔造了中超史上最差纪录的天津泰达仅凭第16轮的一场胜利就成为首个乐成保级的球队,小组赛中曾逼平上港、国安的石家庄永昌却因第二阶段显示不佳惨遭降级。

  若是根据积分制,20轮赛事后石家庄永昌积22分排名第11,天津泰达仅积12分排名16垫底,赛制的公平性难免受到质疑。同样转换为积分制,最终夺冠的江苏苏宁积38分,亚军广州恒大则积45分,冠军球队积分少于亚军球队,这在中超联赛历史上也极为罕有。

  外战亚冠

  在中超的防疫模板下,中甲、女超、足协杯赛事相继开展,后期更是约请球迷入场赢得普遍赞美。最值得一提的是,四支中超球队历经种种荆棘,远赴卡塔尔多哈加入亚冠联赛,是今年中国体育界为数不多的赴外洋参赛的运动队。

,

电银付激活码

电银付(dianyinzhifu.com)是官方网上推广平台。在线自动销售电银付激活码、电银付POS机。提供电银付安装教程、电银付使用教程、电银付APP使用教程、电银付APP安装教程、电银付APP下载等技术支持。面对全国推广电银付加盟、电银付大盟主、电银付小盟主业务。

,

  受疫情影响,加入亚冠也是中国足球今年仅有的与其他国家球队交手的机遇,对中超四强而言也是一次难过的磨炼。不外,刚刚履历完超强负荷的中超联赛后直接转场亚冠,广州恒大、上海申花和上海上港显示疲软,幸亏北京国安缔造队史最佳晋级八强,然则从中超球队的整体战绩来看却是近年来最差的一次。

  “亚冠历险记”不止在赛场。出于防疫需要,球员身穿防疫服包机往返,出局后为守候包机批复滞留多日,12月中旬才陆续回国,抵达后还要举行14天隔离。明年联赛预计3月开赛,俱乐部需要1月最先冬训备战,剩余的球员休整时间也较为有限。

  只管联赛的重启存在赛制、判罚上的争议,中超四强滞留多哈也曾一度引发球员埋怨,但不可否认的是,职业联赛的连续开展有助于运动员维持竞技状态和运动项目康健久远生长,在中国足球严酷的防疫措施下,竞赛时代没有泛起任何病例,中国足球的复赛履历吸引了亚足联和其他地区联赛前来“取经”。

  自我救赎

  同样受疫情影响,职业足球俱乐部生计面临险境。今年各级职业联赛有16家俱乐部退出或遣散,投资人难以为继,支持下来的俱乐部收入也大幅缩水,联赛完整性遭到损坏。

  在金元足球的追逐下,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历久依赖企业输血,2018年平均收入为6.86亿元人民币,平均支出11.26亿元,平均亏损4.4亿元。

  与此同时,球员薪酬畸形已是不争事实——2019年中超球员平均薪酬远高于日本和韩国顶级联赛,而中超球员平均年薪约为昔时中国住民平均收入的160倍,而日本、韩国顶级联赛划分约为当地住民平均收入的8倍、5.5倍。

  限薪之声早已不绝于耳。疫情催化下,中国足球在年终“壮士断腕”:中超俱乐部年度支出不跨越6亿元人民币,一线球员单赛季薪酬不跨越税前500万元人民币,外助年薪不跨越税前300万欧元,同时俱乐部还需要在新赛季去除企业化名称,着力培育足球文化。

  “中超俱乐部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三倍多,韩国K联赛的十倍多,这些数字惊心动魄,我们岂非良心已死吗?”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说,金元足球侵蚀着康健足球的躯体,要坚决打破金元足球的泡沫。

  2015年中国足协出台足球改造方案,2017年又颁布了《2020行动计划》,但现在来看,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均未实现既定目的:2019年亚洲杯未能进入四强,世界排名也未到达进入前70的目的;国奥小组赛惨败无缘东京奥运会,国青与国少队更是一切未能获得U20、U17世界杯决赛阶段资格。可以见得,中国足球系统性的落伍依然未有基本改变。

  上周中国足协公布了推进足球改造的进一步措施,为国家队设立了一个简练又务实的新目的:男子国家队力争到达亚洲一流水平,全力备战好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和2023年亚洲杯,力图新突破。

  然而,疫情之下的“最严限薪令”能否拯救中国足球?

  随着新政出台,各大俱乐部势必削减对大牌外助的引入,中超联赛的观赏性、中超球队的国际竞争力短时间内势必打折扣。中国足球的救赎是一个庞大而艰难的历程,但毋庸置疑的是,中国足球需要改造,改造也需要向深水区迈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许昌瑾尚添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资讯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好文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784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9
  • 标签总数:805
  • 评论总数:847
  • 浏览总数:73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