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正文

纳卡停火引爆亚美尼亚内政危急 总理去留的三种可能

约稿员 快讯 2020-12-12 24 0

  当地时间12月8日是亚美尼亚否决派留给总理帕西尼扬告退的“最后限期”,但帕西尼扬无视了这一要求,此举引发上千名抗议者再度在首都埃里温举行示威游行。

  自纳卡冲突以阿塞拜疆获胜、亚阿俄三方11月9日签署停火协议以来,帕西尼扬在已往的一个月内一直在海内面临着伟大的政治压力。不满协议将纳卡大部门领土“割让”给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民众走上陌头,要求拍板做停火决议的帕西尼扬下台谢罪。

  这股民意持久不散,背后也有亚美尼亚否决派和部门政治精英的支持。上周末,否决派在总理官邸旁边组织了数万人的游行示威,并威胁将在天下组织不服从行动。否决派还主张成立新的“暂且过渡政府”应对危急,直到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与此同时,从1991年亚美尼亚自力至2018年所有仍在世的亚美尼亚前任总统,都已提出帕希尼扬告退的建议。全亚美尼亚大主教加列金二世12月8日也揭晓电视讲话,呼吁帕希尼扬告退:“这是为了制止社会震荡和可能的冲突及其悲剧性结果。”

  莫斯科卡内基中央政治学家阿卡迪·杜布诺夫(Arkady Dubnov)在接受汹涌新闻采访时示意,理论上有两种正当方式可以让帕西尼扬下台,一是否决派在议会获得多数支持,不外该方式由于帕西尼亚属于多数派而无法实现;二则是靠陌头压力迫使他告退,然而,现在陌头抗议规模不足以至此,故帕西尼扬大概率会继续稳坐总理之位。

  亚美尼亚流动人士、民主互助中央(Cooperation for Democracy Center)主席斯蒂芬·丹尼尔扬(Stepan Danielyan)告诉汹涌新闻,他以为帕西尼扬理应告退,由于纳卡战败这件事不仅需要怪罪现任总理,而且更值得对他提出相关指控。

  是“卖国者”照样“替罪羊”?

  在俄罗斯的调停下,亚阿俄在11月9日夜间公布了一份三方停火协议。依据协议,亚阿双方将各自保持已经占领的阵地,俄维和部队进驻纳卡5年(及以上)。这是亚阿双方自10月10日以来杀青的第4份停火协议,也是至今唯一一份未被打破的协议。

  由于停火协议签署时纳卡战局输赢已分,这一纸约定即是亚美尼亚允许阿塞拜疆 “收回”1994年失去的大部门纳卡土地。正因如此,一些亚美尼亚人对所谓可带来和平的协议并不买帐,痛斥其“丧权辱国”。

  帕西尼扬自11月9日至今则在不停向本国民众注释这份协议的需要性。他在11月26日于脸书主页公布的一段会见州长的视频中认可,只管停火协议是一个“坏新闻”,但了局本可能更坏, “坏新闻(停火)在11月10日破晓流传开来,又造成了新一波的坏新闻(抗议),不外我们不会逃跑,由于我们确信坏新闻的替换方案只会更糟糕。”帕西尼扬说。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11月17日在围绕纳卡问题的讲话中透露称,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围绕这块争议土地的冲突本该在10月尾竣事,但遗憾的是,帕西尼扬拒绝停火——这佐证了亚美尼亚海内对帕西尼扬的一部门指责论调,称他的错误决议将战争拖至了更大的失败。

  亚美尼亚前总统罗伯特·科恰良12月初在接受亚美尼亚“第5频道”采访时也指出,帕西尼扬应该在冲突暴发的第4天就着手停火事宜,而不是拖到亚美尼亚在关于纳卡职位的讨论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刻。

  “那时,阿塞拜疆人只向前推进了3至4公里,我们就有约莫500人阵亡。然而,帕西尼扬政府等到战争打到了第44天,数千人丧生、万余人受伤、大片领土损失,形势已到最糟的情形下才决议停火。”科恰良指责说。

  不外,普京也强调,指责帕西尼扬叛国是没有依据的,他从未提过将舒沙转交给阿塞拜疆(舒沙11月初被阿塞拜疆军队拿下)。帕西尼扬10月尾在拒绝停火的那通电话中告诉普京,以那时的条件停火,对亚美尼亚而言是不能接受的。

  对此,丹尼尔扬剖析说,只管纳卡暴发冲突的高风险始终存在,但亚美尼亚以前的向导人都市竭尽全力制止战争,眼下正是帕西尼扬缔造了让阿塞拜疆最先战争、赢得战争的所有可能机遇和理由,“他的不明智政策让亚美尼亚在国际社会上险些被伶仃,也造成了亚美尼亚社会现在的内部门裂。帕西尼扬需要为这一切负起责任。”

  亚美尼亚高加索研究所所长伊斯坎达良(Alexander Iskandaryan)此前在接受汹涌新闻采访时则指出,亚美尼亚之所以输了纳卡战争,是由于其与有土耳其强力支持的阿塞拜疆军事资源不对等。因此,他以为“险些不能能对这份协议加以训斥,也没有需要因此为难帕西尼扬等政治家。”

  此外,杜布诺夫也不以为帕西尼扬将迫于陌头告退,由于“厌倦了流血战争的民众不比否决这份停火协议的人少。让帕西尼扬告退主要是一些亚美尼亚精英人士的需求,而不是全体人民。与此同时,民众可以发现这些人其中不乏贪腐成性的官员。”

  杜布诺夫坦言,倘使一定要怪罪帕西尼扬,那他的过错只在于上台后出于政治不信托的缘故原由撤换了一批军方人士,这对亚美尼亚的军事实力有所损伤,“但更致命的是,邻国阿塞拜疆自己就比上世纪末上一次纳卡战争时(1988年至1994年)变得难以战胜。”

  与亚美尼亚民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塞拜疆人最近正在庆祝44天战斗取得的历史性的胜利。阿总统阿利耶夫先是于12月2日通过了将每年11月10日定为阿塞拜疆胜利日的决议,之后思量到这一天又是土耳其的阿塔图尔克(编者注: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纪念日,又将胜利日改为阿塞拜疆军队占领纳卡战略要地舒沙的11月8日。

  虚权总统高调“倒向否决派”

  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火协议行将满月之际,帕西尼扬一再“甩锅”,对海内问题一再“开炮”。与此同时,一些亚美尼亚统治精英也反过头来对帕西尼扬的现政府举事。

  12月5日,帕西尼扬在脸书发文称,亚美尼亚在纳卡遭遇失败的缘故原由不在本届政府。他再次试图将战败视为已往国家向导层的失败以及地方政府溃烂的结果,这使该国处于难题的外交职位,亚美尼亚军队也无力抵御阿塞拜疆军队。

  “我们无法从已往20到25年历久晦气职位中翻身。”帕西尼扬强调说,“我们无法制止他人失败的结果,这是事实。”

  在帕西尼扬将失败归咎于前任政府的同时,一些亚美尼亚前统治精英也试图将过错归咎于现任政府。从1991年亚美尼亚从苏联自力至2018年帕西尼扬上台前的所有在世的亚美尼亚前任总统都建议现任总理告退。

-------------------------

联博接口

www.326681.com采用以太坊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联博以太坊统计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联博统计免费提供API接口,支持多语言接入。

-------------------------

  此外,甚至连现统治精英也跳出来抨击现政府。自纳卡冲突暴发以来,原本只是担任礼仪性职务的亚美尼亚国家元首、总统阿尔缅 萨尔基相就不停出头刷存在感,不仅频仍接受媒体采访,而且还第一时间与三方停火协议杀青一事划清界限,示意自己不支持,之后又于11月28日到莫斯科举行“私访”。

  阿尔缅 萨尔基相11月11日在其总统官网公布新闻称,自己通过媒体获知了这份停火协议,并强调帕西尼扬在签署协议前并未与总统举行商量。他敦促帕西尼扬立刻就此举行政治谈判,以商定“一个可以珍爱国家利益的解决方案”。

  在11月28日以私人身份接见莫斯科时代,阿尔缅 萨尔基相与当地的亚美尼亚人社区及机构代表举行了会晤,彼时他更是直言现任政府应该下台。阿尔缅 萨尔基相将该国现在的形势形容为“一个民族的危急,是人权、心理、金融、经济、人道主义危急。”在他看来,最好是由一个受人尊重的人组建手艺权要暂且政府,它将事情六个月到一年,直到举行新的选举。

  值得一提的是,政界的声音还得到了宗教界的响应。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首脑——全亚美尼亚大主教加列金二世12月8日呼吁亚美尼亚议会展现出高度责任感,谛听社会要求选出新总理、组建民族团结政府的声音。他以为,只有由受到民众信托的专业人士组成的政府才可以解决亚美尼亚当前面临的问题,并恢复民族内部的团结。(编者注:亚美尼亚宪法规定亚美尼亚使徒教会为国教会,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亚国92.5%的人口是该教会成员。)

  另据亚美尼亚总统府官网12月9日新闻,阿尔缅 萨尔基相当地时间8日致函俄罗斯总统普京,请其支持和辅助划定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界限的事情。他在信中示意,在划定界限问题上,(亚阿)双方之间仍然存在发生新争端的潜在危险,故自己希望俄罗斯对这一历程予以支持,以防事态继续往消极偏向生长。

  欧亚新闻网(EurasiaNet)撰文称,阿尔缅 萨尔基相近期频仍泛起在聚光灯下,对总理集中提议攻势,这与他此前的低调作风形成鲜明对比。有嫌疑声音称,近期不停展示小我私家外交手腕的总统是想取代帕西尼扬坐上实权位置。

  不外,阿尔缅 萨尔基相在11月25日的一次公然采访中示意,自己作为人民的总统,并没有想要当总理,而是准备好与任何新政府互助。然而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说:“自己可以做得更多,而现在总统在外交、经济投资等领域可做的很少。”

  12月10日刚刚与阿尔缅 萨尔基相谈判的丹尼尔扬则指出,虽然总统在危急刚刚最先时试图在政府与否决派之间举行调停,并最终做出了一些妥协,但“据我所知,帕西尼扬的矛盾态度,以及他不愿意与任何人讲话的态度最终使总统感应失望,结果是总统试图与否决派追求互助。”

  一定要告退?帕西尼扬对策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四处拓展自身政治影响力的阿尔缅·萨尔基相此前曾因自己在任时代未能停止前任总理历久掌权的野心触发亚美尼亚政坛“大地震”。

  2018年4月17日,时任亚美尼亚总统的阿尔缅·萨尔基相签署法律,任命前总统谢尔日·萨尔基相为新一届政府总理(编者注:两人虽同姓,但无亲缘关系)。此前,谢尔日·萨尔基相在2008年至2018年4月9日时代担任总统一职,他曾于2015年推动修宪公投,并在昔时12月通过亚美尼亚宪法改造,新一届议会组成后,亚美尼亚政体转变为议会制。这意味着,谢尔日·萨尔基相在2018年4月9日卸任总统后将转任执掌实权的总理职位。

  时任总理谋划历久执政的野心触发了亚美尼亚民众自2018年4月12日最先大规模示威。在抗议连续了11天后,谢尔日·萨尔基相宣布辞去总理职位,并呼吁实现“国家和平、协调”。他的自动下台制止了自己流亡海外的运气,也将暴发于昔时春天的 “天鹅绒革命”转化成了革命色彩较弱的政治斗争。

  围绕权力归属,亚美尼亚的政治精英层随后展开了数轮博弈。那时照样记者的帕西尼扬通过在陌头激情演讲、向导抗议流动,成为否决党同盟提名的唯一总理候选人。不外,在首次议会选举中,帕西尼扬因仅获得45票支持,未能到达当选总理所必须的53票而落选。

  在2018年5月8日举行的第二次选举中,帕希尼扬以59票赞成、42票否决当选成为新一届政府总理。同年10月16日,为消除否决党的掣肘,帕希尼扬宣布告退,并呼吁提前举行新一届议会选举。他向导的政党“我的行动”随后在新一届议会选举中取得胜利,成为了议会第一大党。

  直至2019年1月14日,阿尔缅·萨尔基相签署总统令,正式任命被议会提名的帕希尼扬为新一届政府总理,亚美尼亚政治危急才宣告基本竣事。这一轮权力博弈,以否决党同盟胜利,帕希尼扬坐上实权宝座而了结。

  仅仅一年多后,熟悉的排场在首都埃里温陌头重现。在停火协议签署后的11月11日,亚美尼亚否决派第一时间组织了要求帕希尼扬引咎告退的游行。据帕希尼扬在其脸书主页透露,他本人的办公室遭到严重破坏,总理官邸中的电脑、手表、香水、驾照等物品失贼。

  在帕西尼扬无视了12月8日的“最后限期”后,当日全亚美尼亚共有18个否决派政党加入了抗议流动,波及多个都会。在埃里温,抗议民众一度封锁了市区的主要干道,并使地铁停运——但势头远远不及“天鹅绒革命”时的政治热潮。

  虽然否决派眼下正在尽力促成帕西尼扬下台、组建新政府,但现总统阿尔缅 萨尔基相并不是他们的总理人选。亚美尼亚17个否决派自协议签署以来就在议会发动了“逼宫”行动,他们设计提名亚美尼亚现任第一副总理、前国防部长瓦兹根·马努基扬为亚美尼亚暂且政府向导人。

  “阿尔缅·萨尔基相不仅在位时代没有很好地推行总统对国家和民众的职责,而且他所代表的政治精英阶级普遍存在贪污溃烂现象,这正是那时‘天鹅绒革命’暴发的深层因素。”杜布诺夫告诉汹涌新闻,只管在纳卡战争的失败严重挫败了帕西尼扬的政治实力,但现在他眼前并没有泛起一个足以让外界重视的对手。

  因此,杜布诺夫以为帕西尼扬告退的可能性不大。他指出,即便否决现任总理的政治精英们依然会较量脑汁将这场危急“变现”为政治资源,但议会和民众中支持帕西尼扬的气力生怕不会发生改变,“亚美尼亚民众也可以发现,现在否决帕西尼扬的人中不乏溃烂的政治精英。”

  12月8日,亚美尼亚警方逮捕了上百名加入反帕西尼扬示威的抗议者,其中就包罗领头人物、未获认可的“亚美尼亚过渡政府总理” 马努基扬。彼时,帕希尼扬则在总理府会见了美国驻亚美尼亚大使林恩·特雷西,后者高度评价了当前的美亚关系。

  对此,丹尼尔扬以为,眼下亚美尼亚政局仍存在另外的可能性——即便帕西尼扬告退,议会也无法选举新总理。“依据亚美尼亚宪法,在此情形下,副总理将自动成为署理总理,并宣布提前选举,届时帕西尼扬可利用行政资源来影响选举历程。”丹尼尔扬剖析道,“或者,议会将选举出一位‘温顺的’否决派向导人担任总理,这样帕西尼扬可以获得人身安全的保证,而新总理可能更亲美国和欧洲。”

  丹尼尔扬指出,上述两种情形对于帕西尼扬来说都称得上可以接受的方案,因此倘使针对他的民众抗议形势日趋恶化,帕西尼扬未必不会思量告退,“但到时刻也可能泛起第三种情形,即更受俄罗斯迎接的马努基扬成为新一届亚美尼亚总理。”

  (本文来自汹涌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汹涌新闻”APP)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许昌瑾尚添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资讯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好文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784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9
  • 标签总数:805
  • 评论总数:847
  • 浏览总数:731660